鲁星网 山东名人 齐鲁名站

点击精英 成就人生 欢迎登陆鲁星网 联办 理事单位

当前位置: 鲁星网 > 文化艺苑文化艺苑

一张伟人照片洗清了泼在毛泽东身上大跃进的脏水

时间:2019-01-08 14:19 来源: 作者:鲁星网 点击:

一张伟人照片洗清了泼在毛泽东身上大跃进的脏水(图1)
时逢纪念毛泽东诞辰125周年之际,网上纪念毛主席的诗歌、文章、图片、活动,铺田盖地,席卷而来,和前一段另一位伟人的诞辰纪念只有官方声音而鲜见民间发声,形成鲜明对比。

作为毛泽东的追随者和崇拜者,我们感到欣慰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毛泽东思想显得越加光辉,那些刻意涂抹在毛泽东身上的污泥浊水,也正在慢慢褪去。

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这是我们党正确对待自身历史必须坚持的根本原则。

我们欣慰地看到,2018年3月,教育部直接组织编写(部编本)的从2018年秋季入学开始起用的新版中学(八年级,下)历史教科书中,对前三十年的描述发生了历史性的关键改变,将旧教材中“毛泽东错误地认为党和国家面临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中的“错误地”三个字删除,部编本新版内容变成“毛泽东认为党和国家面临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见下图),对“文化大革命”那段历史进行了客观的描述,还原了历史本来的真实。

(部编本2018年新版中学中国历史教材,八年级,下)在某人纵容下,公知们反毛声浪甚嚣尘上的上世纪90年代,对毛泽东诬蔑最多的,除了那场“文化大革命”,就是大跃进,不顾历史客观事实,给毛泽东身上泼了好多脏水。

而历史事实是,关于农业大跃进的指标,毛主席当年用了4年5个月时间走访了全国14个省,与2000多名农民、农技人员和干部交流调查,制定出了《1956年到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也就是简称的《农业四五八纲要》,确定的目标是,到1967年经过12年建设,国内黄河以北地区亩产达到400斤,两淮粮食亩产500斤,长江以南粮食亩产800斤。这是一个实际可以达到的目标,并不是后来的大跃进高指标。

众所周知,1956年党的八大后,毛泽东主席为了研究重大理论问题退居二线,一线工作由当时大家都知道的那两个人总负责。

一线领导为了快出成绩,出好成绩,出高成绩,以表示自己的本事,这种心情应该说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这种出于好心的探索,其结果是把大跃进弄成了一场悲剧。

在大跃进的那三年中,工业产值在国民经济中占比吹气般从57年的29.6%膨胀到60年的44.5%,然后断崖式在61年跌落到31.9%。

在农业生产中,在主持工作的一线领导授意下,更是刮起了“共产风、浮夸风、强迫命令风、生产瞎指挥风、干部特殊化风”这五风。当时的国家一把手认为给粮食浇狗肉汤可以亩产10万斤,甚至山药可以亩产120万斤(见1958年9月18日《人民日报》),所以放任各地对生态进行严重的破坏和放卫星式的高指标浮夸蛮干。

另一位后来成为总设计师的一线领导亲自将粮食亩产浮夸到了11万斤,并且兴高采烈地站在弄虚作假的粮食垛上照相,由《人民日报》在1958年10月8日(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己去当地图书馆查档案,下面有当日报纸的图片)向全国发布,以彰显政绩。

(《人民日报》1958年10月8日刊登的一线领导在天津蓟县亩产11万斤的稻田兴高采烈地视察的照片)
亩产都11万斤了,感觉粮食都吃不了了,于是书记处(也就是鼓吹亩产11万斤的那个人,见上图)下令全国减少粮食播种面积2亿亩,加之其后的三年自然灾害,致使在61年相当于有5亿亩耕地的粮食绝收,61年的粮食总产量从58年最高峰的近2亿吨跌落到1.3亿吨!

1961年中国的耕地面积一共只有15亿亩,减少粮食播种面积2亿亩后用作粮食耕种的耕地面积不到13亿亩,加上自然灾害,等于有5亿亩的粮食绝收,这才是大跃进高指标浮夸风和新中国出现三年困难时期的主要责任人和总根源。
当年毛主席从《人民日报》上看到照片时,当即摇头分趣的说:娃娃,下来吧,站得越高,跌得越重哩。毛主席还接着说:吹牛,靠不住的,我是种过地的,亩产10万斤,堆也堆不起来么!(见许全兴《毛泽东晚年的理论与实践》第138页,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5年版)

而据时任《人民日报》社社长吴冷西出版的《忆毛主席》回忆录说,大跃进时退居二线的毛主席先后五次找他谈话,严肃批评《人民日报》报道的大跃进高指标和浮夸风。(吴冷西《忆毛主席》新华出版社1995年版第63、64、70、72页,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找来这本书看看)可是一线领导就是听不进去。

一线领导想出成绩的心情可以理解,社会主义建设需要进行艰辛探索难免犯错也可以理解。问题在于,本来是一线领导出的错,本来是自己的错,毛主席批评听不进去,结果后来有了问题却把责任全部推到了毛主席身上(相反毛主席在七千人大会上是主动替一线领导承担责任,和某些人比显得品德是多么高尚),任由那些反党反毛反社的公知们给毛主席身上泼脏水,这是不是有点儿不太地道?不用说党性,在老百姓看来,就算是人格人品人性都有点儿说不过去。

好在有当年《人民日报》的报道,有当年的中央文件,有当年的当事人和中央领导的回忆录,使我们终于知道了事实真相。

公道自在人心,公道自在民心。所以,自古道“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纪念毛泽东官方低温民间高温,和纪念另一位伟人官方有温民间无温形成鲜明反差,值得有关方面深思。

一张伟人照片洗清了泼在毛泽东身上大跃进的脏水,让今天的年青人们知道了毛主席在大跃进时期的历史真相,使我们更加觉得毛主席的人格品德在某些人的映衬下显得是那么的光辉!
(责任编辑:鲁星网)

相关文章